博客网 >

愤怒控诉刘少奇镇压我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
北师大一附中
陈永康
1966.12.27

同志们,红卫兵战士们:
目前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你死我活的斗争正在激烈进行。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归根结底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
刘少奇,这个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制定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公然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妄图扑灭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
在这里,我们要向到会的同志们,向全市、全国的革命同志愤怒地控诉刘少奇镇压我校文化大革命的血腥罪行!
由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忠实执行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团中央工作组就进入了我校。工作组进校首先宣布:刘少奇的女儿、我校高一学生刘平平为工作组组员,并指定她为革委会主任。
工作组一进校就热衷于在革命学生之间制造分裂,热衷于让同学们在桌面上划分所谓“左、中、右”,大揪“投机分子”,极力挑动学生斗学生,完全转移了主攻方向。团中央工作组所执行的这条刘少奇的反动路线,当时就遭到了我校许多革命同志的强烈反抗。
六月二十日我校高三(二)班陈永康、何方方等同学,以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贴出了一张彻底革命的大字报──《揪出钻进我们肝脏的牛鬼蛇神》,一针见血地指出工作组的方向、路线的错误。这张大字报尖锐地写道:
“自从六月九日工作组来了以后,我校斗争形势急转直下。无产阶级左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备受压抑。”指出工作组“盗用党的名义,利用职权,进行一系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勾当。运动刚刚开始,群众还没有发动起来,勾德元(工作组组长)之流就刮阴风、造谣言,煽风点火,挑拨分裂,用对待敌人的态度打击无产阶级左派和革命群众。”“他们根本不是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坚定地依靠革命左派,团结一切革命群众,集中火力,集中目标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开火。而是千方百计地制造纠纷,斗争革命同志,转移群众斗争的视线。”
这张大字报还无情地揭露:
工作组是“和他们主子一样玩弄一场假批判、真包庇,假斗争真掩护的大阴谋,这绝对办不到!”你们“斗争起革命左派和革命群众,面孔板得这样凶,调门唱得这样高,牙齿露得这样长。你们和谁穿一条裤子,难道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最后这些大无畏的小将们在大字报里下定这样的决心:“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唯一的行动准则,谁要胆敢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党中央,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不管他是什么人,他的后台有多大,他的魔爪有多长,他的伪装多么隐蔽,都要把他揪出来,砸个粉身碎骨!不把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连根铲除,誓不罢休!”
同志们,这是一张充满了革命小将们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的大字报,是一张革命的大字报,是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好得很!读了令人心胸开阔,精神振奋!
在当时,这张大字报多么清楚地讲出了党的阶级路线!又是何等深刻透辟地、一针见血地揭示出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本质!它象把利剑,直刺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总头目──刘少奇,它大长了无产阶级的革命志气,大灭资产阶级的威风!这张大字报写得何其好哇!它为反抗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捍卫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吹响了进军号!
刘少奇出于反动的资产阶级本能,见了这张大字报,脸色发黄、浑身出汗,歇斯底里大发作。就在陈永康、何方方等同学贴出了《揪出钻进我们肝脏的牛鬼蛇神》这张大字报当天下午,刘少奇就迫不急待地接见了我校工作组组长勾德元等,多次对镇压这些革命小将下了一系列黑指示。刘少奇恶毒地诬蔑陈永康、何方方等同学“就是在打着红旗反红旗”,“是不是黑帮不肯定“。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放他妈的狗屁!他还诽谤陈永康、何方方组织革命同学和反动路线进行顽强的斗争是“非法地煽动群众”是在搞“非法的地下反革命活动”。并且公然宣布何方方等革命同志是“以左的面目出现的反革命”是“坏分子”。下令要组织同学揭露他们的“反动面目”,“以500对50张大字报”的绝对优势“压倒何方方她们!”刘少奇一次不放心,两次不放心,唯恐工作组镇压不住,反动的命令竟然下达十四次之多!紧步刘少奇的后尘,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得力帮凶和忠实打手胡克实也杀气腾腾地说:“这是右派学生有阴谋的捣乱”一定要“坚决反击!坚决反击!!坚决反击!!!”在刘少奇的策划和这一切反动命令的指使下,一场以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目标的,迫害革命小将的血腥大镇压就在我校开始了!
从六月二十四日到七月中旬,根据刘少奇的历次指示,工作组有计划地组织了对陈永康、何方方等许多革命同学三次大规模的斗争会和“大字报围攻战”,每次斗争会工作组都组织几百人,上千人参加。六月二十四日,仅第一次斗争会就开了长达8小时!斗争会上,根据刘少奇的指示,一个名叫石琪的人,自称是新市委中学文化革命办公室主任,吹嘘他“每天向党中央汇报”,实际上就是向刘少奇汇报,骗取了广大革命同学对他们的信赖。他宣布“陈永康、何方方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他们利用广大革命师生的深厚的阶级感情,对党的无限热爱,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热爱,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挑拨起了广大同学对陈永康等同志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在大会上,石琪百般颂扬刘少奇是“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世界上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以此来证明陈永康、何方方等革命同学下决心把工作组的“后台”揪出来彻底砸烂是极端反动的,在斗争会上同学冲着陈永康等同志高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他们看成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有的同学把吐沫唾在他们身上,有的用弹弓向他们射击,还有的甚至伸出手,重重地打在自己阶级兄弟的脸上,血顿时流了出来!……
开完斗争会,已经是深夜十一、二点了,一些被斗争的革命同学们甩掉了工作组派去盯梢的同学,来到天安门广场。他们不顾寒风和细雨,忘了饥饿和困倦。他们面对着雄伟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向革命先烈默默宣誓:继续干革命!他们望着中南海,想念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在与工作组斗争的日日夜夜是毛主席的话给了自己以无穷的力量!“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句话成了他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座右铭;“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黑板上抄录的大量毛主席诗词,给他们增添了无穷的胆略和气魄;每当斗争困难的时候,《国际歌》高亢雄壮的声音就会响起,大家热泪盈眶,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自己不回家,不睡觉、不吃饭,是一心为了誓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为什么今天都成了反革命分子?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
从此以后,这些革命同学天天生活在拳头和责骂声中。在学校里,他们是完全被监视的对象。这些同志之间也被工作组的“不许再接触”的命令隔绝开了。工作组迫害革命小将简直不择手段,他们甚至连我们的同志庆祝党的生日也不让。七月一日,王作组还气势汹汹地闯入同学的家,让交出什么“后台”。抗美援越大会也有很多同志不让参加,有的即使参加了,也被人盯梢。特别是每当这些同学想起工作组宣布的“不许向中央上告,否则从严处理”的四条专政措施,想起工作组把他们和党中央、毛主席远远的分开了,他们心里多么难过啊!
这样的斗争会开了一次不成开两次,两次不成工作组就按刘少奇的指示又开了第三次!刘少奇必置革命小将于死地而后快!刘少奇的用心何其毒也!
通过这样的几次大规模斗争会,我校从高三年级到初一年级1000余名教师同学中就有200多革命师生被打成“反革命”、“投机分子”,扣上“怀着卑鄙的个人主义目的,站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立场上”的帽子。通过这样的斗争会,正如北京市中学文化革命办公室主任石琪所说“树立起工作组的最高权威”,企图勾掉我们心中的红太阳。革命造反精神就这样被镇压下去了!
刘少奇对我校曾下过这样的黑指示:“反工作组是一个全国性的学潮”。于是他就“杀一儆百”,由胡克实把我校的血腥镇压事件写成所谓《北京师大一附中反击假左派经验总结》登在中学文化革命通讯上,并在华北局工作会议上大力介绍。刘少奇妄图以我们为样板,镇压全市、全国更广大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刘少奇必置文化大革命于死地而后快,用心又何其毒也!
斗了学生还不算,工作组还根据刘少奇的所谓什么“让全部老师起义”的黑指示,让老师下班检查、洗手洗澡,挑起更大规模的学生斗教师、教师斗教师的罪恶活动。许多革命教师要求:大敌当前,要集中火力斗黑帮,自己有错误以后检查多少次都可以。对于这些,工作组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限定教师几天之内交出检讨,并且给他们规定题目,如“和黑帮的关系如何”“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陈永康、何方方是不是恨之入骨”等等。就这样在刘少奇、工作组订的框框下,大多数老教师检查二、三次都通不过,有的写了二、三寸厚的检查还是不行,强制承认是“主观反党”。许多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积极工作的好党员、好青年、好班主任,挨整几次都通不过,有的还被打成“黑帮”送到劳改队,剃去头发。同志们,他们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呀!而那些不关心政治的却轻而易举地过了关,不受整、不挨骂。这真是革命的“有罪”,造反的“无理”!不革命的观潮派、保守派却无罪、却有理!在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那里,黑白在混淆,历史被颠倒!他们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为了赫鲁晓夫式的野心家在中国上台,根本不让人民革命,他们的反革命手段多么毒辣!
就是在刘少奇的授意下,在下乡劳动期间,刘少奇、工作组所泡制的革委会,把所有老师都当成牛鬼蛇神,驱使他们和地、富、反、坏一块儿扫街,不许和贫下中农座谈,老师自己也不许开会!同志们,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究竟是谁家的天下?
在几个月的资产阶级专政统治下,白色恐怖是多么嚣张,有多少革命师生被压、被斗得抬不起头来,他们有理不能讲,有话不能说。
是毛主席解放了我们,使我们革命造反派翻了身,站了起来!
十六条公布,《红旗》杂志社论发表了。它大长了我们革命造反派的志气,大灭了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威风,给了资产阶级反动派一个沉重的打击。
十月一日我们革命造反派成立了自己的组织──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十月十四日,敬爱的周总理接见了我们革命造反派的代表何方方。这是党中央、毛主席对我们的无比关怀和极大鼓舞,这是我们的最大幸福。我们要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取得了伟大的决定性的胜利,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已日薄西山,眼见得土崩瓦解。我们知道:“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是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
现在,北京不是有一小撮混蛋在恶毒地叫嚣“刘少奇万岁”吗?他们不是狂妄地要我们的“林彪同志靠边站”吗?他们不是要“踢开中央文革,自己干‘革命’”吗?和这股反革命逆流相呼应,我们学校的那几个混蛋蠢蠢而动,对抗十六条,行凶打人,挑动武斗。这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猖狂反扑。对此我们要坚决镇压。
刘少奇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总后台,是镇压我校文化大革命的刽子手。至今还没有看到他一份象样的检查。我们要正告刘少奇:谁反对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我们就砸烂他的狗头,谁反对中央文革就打倒谁!
刘少奇在我校犯下的滔天罪行,这笔账,我们是要算的,一句狗屁不值的假检讨想溜之大吉,我们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在此我们强烈要求刘少奇必须回我校为被你打成“反革命”“右派”的革命同志彻底平反!必须向全校师生做深刻的检查!一次不行就来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满意为止!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和《红旗》社论的精神,我们完全有理由要你这样做。指导我们这一行动的思想基础就是伟大的光芒万丈的毛泽东思想!
我们是毛泽东思想哺育成长起来的革命青年,毛主席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小兵。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毛主席,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刘少奇拉下马!
打倒中国最大的修正主义分子刘少奇!
彻底批判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1966年12月27日首都彻底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誓师大会上的发言)


文革文汇
文革十年关键词
文革词典
文革宣传画目
文革时期美术作品目

<< 赧颜之掩·星座·人体彩绘 / 周恩来在全国财贸系统大会上的讲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hangeaworld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