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王光美是刘少奇派的刽子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原清华工作组长叶林同志发言
(1967.4)

清华大学是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亲自掌握下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一个典型,我们必须把刘少奇和他提出的这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彻底批倒、批深、批臭。
现在,我要揭发刘少奇是怎样通过王光美在清华大学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
一、王光美是刘少奇派到清华镇压革命群众的“特派员”
王光美被派到清华来的时候,正是刘邓黑司令部派出的大量工作组遭到大专院校革命师生强烈反抗的时候。六月十八日北大发生了六 一八革命事件,震动了刘邓黑司令部,刘少奇生怕反对工作组的革命浪潮,会打破他们用工作组来扑灭文化大革命熊熊烈火的阴谋,于是一方面颠倒黑白地把北大六 一八革命事件说成是反革命事件,加以镇压,并通令全国照此办理。另一方面赶快派王光美到清华来,镇压反对工作组的革命群众。六月十九日,王光美一到清华园,就立刻亮出刘少奇的招牌,说“少奇同志要我来清华大学看大字报的”。当晚在工作组的会议上,王光美说:工作组进校十天了,还站不住脚,还控制不住局势,并表示她要来清华工作组工作。这些话说明了当时刘少奇对工作组还控制不住局势、对工作组镇压学生运动不力是很不满意的,也说明了刘少奇对革命群众革命浪潮是非常害怕的。派王光美来坐镇清华,就便于他把黑手直接伸向清华,把清华大学作为镇压文化大革命运动的试验场。
二、王光美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广大革命群众,转移了斗争大方向。
六月二十一日,王光美一到清华工作组,就打听革命同学反对工作组的情况。看到蒯大富同学写在大字报上关于夺权问题的小批以后,当天晚上就在她召集的工化系部分同学座谈会上,拿出大字报上小批的照片向同学们介绍说 “大家要注意,人家要向你们夺权了,这是一场阶级斗争。”王光美这样说,就是为了挑动群众斗群众,动员群众来攻击蒯大富同学。
王光美为什么对蒯大富同学这个夺权的小批那样害怕呢?就是因为这个小批讲出了一个真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向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王光美感到了夺权这句话的力量,害怕这句话会把群众动员起来造反,害怕群众起来造刘少奇等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把他们篡夺去了的大权重新夺回来,于是就急忙出来组织力量向蒯大富同学进行攻击。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当蒯大富同学受到围攻,提出要在大礼堂进行辩论以后,工作组里同志曾把这件事告诉王光美,王光美就对人说:“开辩论会好嘛,人家要向你们夺权了,是敌我性质的问题了,你们也应该说说话了。”她这些话实际上就是在下动员令,要工作组长亲自出马去镇压蒯大富同学。从此,就掀起了一场全校性的“反蒯斗争”。
在六月二十七日大礼堂的辩论会上,由于蒯大富同学发言有理而工作组反驳却无力,王光美坐在甲所收听了大会发言之后,非常生气,说她“肺都气炸了”,污蔑蒯大富同学是打著“红旗”反红旗的典型,并埋怨“积极分子”为什么跟不上去,不能把他驳倒?她提出要学习她过去在农村“四清”的经验,要“亮典型”,“打活靶子”,要把蒯大富同学作为“典型”、作为“活靶子”来打。说既要在理论上把蒯大富同学批深批透,还要把他的组织活动查清。于是打击面迅速扩大,到处追查“蒯式人物”,打击了广大革命群众。
王光美对镇压群众运动是不遗余力的,她精心策划镇压群众的方法,她强调批判大会要开得很有声势,发言人要层层选拔,会前要练兵预演。每次斗争大会之前的预演会,都是王光美亲自主持的,并且亲自动手修改发言稿。在她的导演下,“上纲”愈上愈高,一时,清华园内“反革命”、“反党分子”帽子满天飞,搞得人人自危,造成严重的白色恐怖气氛。
虽然这样,但刘少奇和王光美还认为不足,对工作组继续施加压力,王光美为了挑动我们更狠地镇压革命群众,竟当著我们工作组长的面说:“我看你们一个副主任,两个副部长还斗不过一个小小的蒯大富。”王光美就是这样,尽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六月二十四日她要我们工作组长出面讲话,掀起了一场“反蒯斗争”,在造成了严重的白色恐怖以后,她还要我们火上加油,其用心何其毒也!
三、在对待干部问题上,实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反动路线。
最近,《红旗》杂志编辑部调查员经过详细的调查,正确地、扼要地用许多事实,把清华大学工作组在干部问题上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最重要最本质的东西揭露出来了,这是对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更加深刻的揭露和沉重的打击。
王光美一进校,就把自己打扮成关心党的干部政策的样子,表面上说对干部要区别对待,对基层干部要采取“群众批评和干部自觉革命相结合”的办法,让他们“下楼”,“放包袱”,解放他们,这种名义上的“解放”,实际上是大搞人人检查,人人过关。这样做的结果,就把干部一下子统统打倒。
另一方面,对于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却极力保护。刘少奇、邓小平这两个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生怕失掉他和他的党羽已经篡夺到的党政大权,总是竭力包庇、保护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邓黑司令部还用召开三级干部会议等办法,把北京市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保护起来,清华前校党委中几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用这些办法被保护在校外“避风”。对清华大学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蒋南翔,更是百般保护,邓小平还亲自下了黑指示,不让蒋南翔回校。他的“理由”是,“时机还不成熟,一方面工作组控制不了,一方面蒋南翔检查不好,就下不了台”。
当刘冰、胡健回校的时候,革命群众在工字厅门口给他们戴了高帽子,斗争了他们,这是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王光美知道了以后,却大为不满,责问周赤萍:“谁让这么搞的?”还说:“不是决定了不许这样斗吗?”,“下不为例,这次作为一个经验教训”。
从以上这些事实可以看出,刘少奇和王光美对革命群众是何等狠毒,一压再压,对干部打击一大片,要他们一再检讨;而对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则是何等关怀,一保再保。如果不把这个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本主义复辟的总根子挖出来,那么,正如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所指出的:“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四、王光美顽固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立场,积极配合刘少奇对抗中央文革小组,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正当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疯狂镇压革命群众,实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而自鸣得意的时候,坚持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中央文革小组同刘邓黑司令部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王光美积极配合刘少奇对抗中央文革小组,对抗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七月上旬,中央文革小组就指出了工作组把矛头对准革命同学是方向的错误,在此前后,曾多次提出要撤销工作组。但是刘邓黑司令部却疯狂地加以反对。这些情况王光美都是知道的,但是她不给工作组透露,相反的她还继续组织两次全校性的斗争大会,对抗中央文革。到了七月中旬,刘少奇看到事情有些不妙了,感到再大搞下去是不行了,于是一面布置退却,一面又准备倡狂反扑。
七月十三日,王光美就传来刘少奇黑指示,说李小忠的“小三家村”不要搞了,要制止“副作用”。于是工作组就决定,不搞全校性的批判,改为由两个系去批判。
七月中旬,当中央文革小组听到蒯大富同学被工作组打成“反革命”以后,曾找蒯大富同学谈话,这是中央文革对革命同学的关怀和支持,王光美却在背后散布流言蜚语,攻击中央文革,说:“就这么谈一两次活,也不到群众中做更多的调查研究工作,就能认为他是革命的?”为了和中央文革唱对台戏,在中央文革找蒯大富同学谈话后不久,王光美就专门找蒯大富同学班上的其他同学座谈,说蒯大富是错误的,应当批判,煽动这些同学继续“反蒯”。后来,中央文革小组领导同志为了帮助王光美认识错误,曾找王光美谈话,但她还极力反抗。申辩“反蒯”斗争是做得对的。为了对抗中央文革,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王光美就拼命收集材料,特别是在毛主席刚回到北京的那几天,王光美特别注意抓材料,她亲自组织人整理关于蒯大富同学的材料,一会儿要写大事记,一会儿要写报告,报告亲自改了又改,有了一个初稿,就马上送给刘少奇看。一面又继续再改,说要把情况写得很突出 企图证明“反蒯斗争”是正确的,“反干扰”是必要的。王光美并说,在定稿之前,还要送给刘少奇看看再印。这样做的目的是很明显的,就是为了给刘少奇准备炮弹,进攻中央文革,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刘少奇根据王光美提供的材料,就在毛主席决定撤销工作组的前一天的中央常委会上,大讲工作组有成绩,大部分工作组是好的,还胡说什么清华工作组的两个报告他都看了,没有问题等等,极力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作辩护,并作出不撤工作组的黑决定。
第二天,毛主席亲自决定撤销工作组 提出工作组是阻碍群众运动的绊脚石。但刘少奇还是竭力抵抗。刘少奇七月二十九日在人大会堂的讲话,就是一篇对抗毛主席指示的黑讲话,对抗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黑讲话。
在刘少奇报告的前几天,王光美就回去了,说她不准备来了。但刘少奇报告后,她又突然来到清华,说:“我不能在工作组困难时期放手不管。”她把毛主席决定撤销工作组,看作是工作组处在困难时期,这说明了她是准备来对抗毛主席的决定的。
事实正是如此,她这次来到清华园,一反常态,坚持要在公开场合露面,她从来是不到食堂吃饭的,但那天晚上,她一定要同我一起去吃晚饭。后来,大礼堂开工作组问题的辩论会,她又一定要到大礼堂去,我几次叫她不要去,但她最后还是跑去了,她一跑上台就大讲她和刘少奇有生活上的关系,她讲这些话是别有用心的。一方面就是要抬高这个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身价,把刘少奇看成是党和国家的化身,另一方面,更阴险的是,正当毛主席批评了刘少奇的时候,她却跑出来大嚷什么群众“热爱”刘少奇,企图用群众“拥护”、“热爱”的幌子来抗拒毛主席的批评,向毛主席示威,反对毛主席。王光美接著又大讲工作组是有成绩的,也有错误,她对工作组有她自己的看法,但现在不讲。她这些话就是企图蒙蔽群众,阻止群众揭发工作组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王光美和刘少奇唱的是一个调子,扮演双簧,都是在对抗毛主席关于撤销工作组的正确决定,抵制毛主席对错误路线的批评,公开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毛主席。他们这种行动是何等倡狂,何等恶毒!
七月二十九日以后,王光美突然要到女生宿舍去住,要到食堂去参加劳动。难道这个资产阶级分子真的要去同吃同住同劳动吗?不是的,她这样做,是为了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捞取政治资本,企图蒙蔽和欺骗一部分同学,保护刘少奇,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她到同学中去进行阴谋活动后,回到工作组还自鸣得意地说:“不少同学还是有认识的,还是能肯定工作组成绩的”,又说:“让蒯大富上台也好,他上了台实行残酷镇压,可以教育大家。”她这些话充分暴露了她的反动的本质。
八月二日,当总理要她回去,不要再呆在清华园时,王光美公然抗拒地说:“我听那个上级的?让我来参加劳动是少奇同志要我来的,他也是我的上级。”王光美就是如此嚣张地对抗总理的指示!这就完全暴露了事实真相,王光美到清华园来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受刘少奇指使的,是刘少奇在反对毛主席,在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五、王光美到清华来,除了镇压清华大学的文化大革命以外,还乘机大肆吹捧刘少奇。
王光美一遇机会就吹捧这个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她在公开场会也讲几句要活学活用主席著作的话,但是一谈到具体问题时,她就常常引用刘少奇的黑活。她极力吹捧刘少奇的黑《修养》,当有的同志反映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她不是让别人去学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却要大家去看黑《修养》,说可以从中找到答案。她散布这个黑《修养》的毒素,是为了提倡奴隶主义和个人主义,使大家做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驯服工具,舒舒服服地演变成修正主义。
王光美从来不放弃抬高刘少奇地位的机会,把刘少奇作为党中央的化身。在一次开大会之前,一个系文革主任把发言稿交给王光美审查,发育稿中最后一句话是:“今后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王光美别有用心地在毛主席三个字的前面加上“党中央”三个字,改为“今后要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在王光美心目中的党中央,就是刘少奇,刘少奇就是她心目中的党中央,她是处心积虑地想把刘少奇 驾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之上,为刘少奇篡党篡政制造舆论准备。
从上面这些情况可以看出,王光美是刘少奇这个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派来清华园镇压群众运动的“钦差大臣”和“特派员”。清华大学工作组在刘少奇直接掌握下,一方面镇压清华大学的广大革命群众,把几百名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一方面又打击清华大学广大干部,把大批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打成“黑帮”,保护以蒋南翔为首的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这些铁的事实,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抵赖不掉的。现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企图把对干部“打倒一切”的罪名,强加在革命小将的头上,强加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头上,强加在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头上,妄图挑拨干部和革命群众的关系,破坏革命的“三结合”,破坏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夺权斗争,这是一个大阴谋,我们必须彻底揭穿。清华大学文化大革命的实践证明,革命的小将们,无产阶级革命派们,他们是坚决地一贯地同刘少奇制定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作斗争的,他们是忠实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是忠实地执行毛主席所制定的干部路线的。他们正在按照毛主席制定的干部路线;批判“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清除这条反动路线所带来的严重恶果,一些被工作组打成“黑帮”的干部已经站起来和革命群众一起闹革命。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企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挑拨离间,制造混乱,从中捞一点救命的稻草,那完全是狂费心机,痴心妄想,是绝对办不到的。
打倒刘少奇!
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革文汇
文革十年关键词
文革词典
文革宣传画目
文革时期美术作品目

<< 赧颜之掩·星座·男人体·白羊 / 江青同志文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hangeaworld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